白龍馬:生而為龍,我很抱歉

  • A+
所屬分類:西游解讀

1

玉龍三太子是真正的龍的傳人。

他是西海龍王敖閏的兒子,正宗龍二代加官二代。他的伯父、叔叔們掌管著四海之內的江河湖海,連一口井、一條臭水溝都不放過,烏雞國國王淹死的那口破井底都住著個井底龍王;他的家族掌管著人間的降水下雨,人類向它們祈求風調雨順;他的家族坐擁寶物無數,連孫悟空都知道俗語[愁海龍王沒寶哩——《第三回》]。

但在這些光鮮亮麗的表象背后,小玉龍依稀感知到了一些沒落的氣息,不過還沒等他探究明白這一切的根源,自己就因一件小事獲了罪。

觀音菩薩見到玉龍時,他正在受刑,[我是西海龍王敖閏之子。因縱火燒了殿上明珠,我父王表奏天庭,告了忤逆。玉帝把我吊在空中,打了三百,不日遭誅。——《第八回》]

那時的小白龍是無法理解這一切的,自己只是失手燒了自己家殿上的明珠,即便這顆明珠可能是玉帝賞賜,為什么父王要告到天庭,父王不愛自己嗎?這么一件小事為什么要判這么重的罪,吊在空中打三百鞭還不夠,還要判死刑……

天蓬元帥酒醉后調戲文工團團長嫦娥只是判了打兩千錘貶下凡塵,卷簾大將在蟠桃會這樣的國宴上打碎了琉璃盞判了打八百貶下界,雖然玉帝不解恨加了飛劍穿胸的懲罰,但畢竟沒有死刑。小白龍在自己家的宮殿里,燒了自己家的寶物,為什么父親要如此戰戰兢兢,為什么自己要受如此重罰。

小白龍絕望地叫著[望菩薩搭救、搭救]時,心中充滿了委屈和不理解,我不是龍的傳人嗎?怎么竟淪落至此?

他運氣不錯,菩薩那天剛領了西天取經工程這項大任務心情不錯,跟玉帝一說就把它放了(反正玉帝也沒放心上),說是讓他給唐僧做個[腳力]。

小玉龍變成了白龍馬,在謫居鷹愁澗等候唐僧的日子里,在陪伴唐僧西天取經的路途上,一路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白龍馬終于慢慢明白了這一切。

2

沒落從來都不是一下子就沒落的,它其實早就已經開始了。

龍在人間是稀有物種,但在天界,龍只是一種平凡的動物,平凡到要被當作食物。在國宴蟠桃會上,變做赤腳大仙去偷吃的孫悟空看到[桌上有龍肝和鳳髓,熊掌與猩唇——《第五回》],在降伏孫悟空的慶功宴安天大會上,玉帝[請如來高坐七寶靈臺,調設各班坐位,安排龍肝鳳髓,玉液蟠桃——《第七回》],天界的高端宴請上,龍肝是一道常見菜品,只是不知道那些龍肝來自被處斬的龍還是養殖的龍,無論哪種,它們都命如草芥。

龍地位的沒落是從何開始的我們無從得知,但我們可以得知的是它們的沒落可能與權力的旁落有關。降雨是龍王們的本職工作,且非常重要,但不知從何時起,天庭實施了降水雙軌制,在《第八十七回 鳳仙郡冒天止雨》龍王對孫悟空說[大圣念真言呼喚,不敢不來。一則未奉上天御旨,二則未曾帶得行雨神將,怎么動得雨部?],在車遲國的斗法中我們也能看到,下雨是一項集體工程,需要雷公、電母、風婆、雨師、龍王一起參與。可見降水的標準流程是,玉帝下旨,雨部神將參與,龍王按照旨意實施。

但我們都知道龍王是有能力單獨降水的,在朱紫國為了配合孫悟空治病救人,龍王打個噴嚏就下了一場毛毛雨;在號山遭遇紅孩兒,龍王也配合了孫悟空降水救火,[好雨!真個是:瀟瀟灑灑,密密沉沉。瀟瀟灑灑,如天邊墜落星辰;密密沉沉,似海口倒懸浪滾——《第四十一回》]可見只靠龍王就可以下小雨、下大雨,完全沒問題。

但龍王總是說,[大圣差了。若要求取雨水,不該來問我]孫悟空跟我們一樣,好奇問[你是四海龍王,主司雨澤,不來問你,卻去問誰?]龍王說,[我雖司雨,不敢擅專。須得玉帝同意,吩咐在那地方,要幾尺幾寸,什么時辰起住,還要三官舉筆,太乙移文,會令了雷公、電母、風伯、云童……]

一個簡單就能實現的事為什么要搞這么復雜的流程?這里邊的雷公、電母、風伯、云童、三官、太乙本質上都是跟降雨無關的,但只有一個復雜的流程才能安排進這么多編制啊,才能獲取更多的香火啊,只有這樣才能讓龍王從一個實權官員變成了一個負責執行的底層工作人員。

龍王依然地位光鮮,但它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只是一個執行者,牢記自己的卑微尚可表面光鮮,一旦忘記本分就死無葬身之地。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